這裡是湘☜☜☜
熱愛小清新所有事物

飯圈☜
飯蘇啾兔子茶蛋
本命李東海鄭大賢都暻秀☜
理智飯外加嚴重CP汪

Thank You for Watching!

【金昏】不和传闻

不喜风:

朴佑镇x朴志训


当红偶像x当红偶像


外传顶峰不遇的两位爱豆的故事




欠 @heybibeeeee 这位好jm一个多月的五金昏终于写完了 虽然偏离最初设定但是我起码做到了甜甜蜜蜜以表我对您满满的爱 您看到我的爱了吗 请您光速来品品不喜欢也要喜欢!




第一次写五金昏 OOC望各位五金昏玩家见谅










01.








“当红偶像朴佑镇将于本月30日开启首场个人世界巡回演唱会,昨日十四时门票预售上线仅三分钟便迅速售罄,VIP区座位更是‘秒空’……”




朴志训趁着飞机起飞前刷了会儿手机就看到了这条今日头条新闻推送,他瘪瘪嘴按灭了屏幕,看了眼窗外,把口罩拉上了几分开始闭眼补觉。一旁的经纪人见状更是拦起了一个又一个上前讨要签名和拍照的粉丝,虽然头等舱也被粉丝锁了大半,然而大多都是跟机的熟面孔,见朴志训缩在位置上睡觉便都自觉收回了偷瞄的视线。




作为娱乐圈最为当红的两位同龄偶像,朴佑镇和朴志训两个人只要一方有新闻,不出半个小时另一方一定会媒体被拉出来作比较,粉丝几乎每天都在评论撕破天:“倒贴还有完没完了?”,“到底是谁在蹭谁的热度啊!”,“买通稿当然比不过你家!”“卖惨倒是你家牛逼。”……等等。




说来也是神奇,两人几乎同时作为歌手身份出道近五年,至今没有在任何场合同时出现,也没有任何合作意向,每隔几天各大八卦论坛就有关于两人不和的隐秘爆料被顶到首页,内容无非就是今天我抢了你资源,明天你在背后买通稿黑我,然而无论料编的再怎么神乎其神,拿不出实锤,最后还是被遗忘在无数新帖子里面。




这两年朴志训的工作重心逐渐转移到影视圈来,开始在一些大制作的电影里客串一些戏份少但却重要的小角色,虽然作为偶像出生,但频频被各位合作导演夸奖有演技天赋,加之片场谦逊低调的态度迅速让他与影视圈的前辈们结交人脉。




朴佑镇因合约到期去年年初就离开公司自己成立了工作室,原以为失去老东家强大的专业支柱和媒体资源会有不小的打击,没想到他只用了几个月的时间便迅速组建了一支能力水平完全出人意料的团队,并且亲自参与新专辑三首歌的作词和编舞,可谓是诚意十足。粉丝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唯一的办法就是花钱,于是新专辑发行一周销量便创了纪录。




每年年底都是颁奖典礼盛行的时刻,去年年底有一家主办方壮着胆子向朴佑镇和朴志训同时发出了邀请函,在收到两边回复后不到半个小时就让美工赶出了宣传海报全网发新闻稿,标题全为“惊!顶峰不遇偶像终同台?”




比起粉丝,最高兴的应该是黄牛,票价不仅翻倍更是钱难买前排位。颁奖礼当天各位媒体和前线粉丝都把镜头对准了嘉宾入座区,没想那天先入座的只有朴佑镇一个人,左等右等以为朴志训不会出现的时候,穿着正装的人才悄悄趁转场暗灯的时机坐到贴上自己姓名条的位置上。




那时候朴佑镇正在台上准备准备表演,唱跳了两首歌并领了个奖就立马下了台,没有再回嘉宾区便匆匆离开了现场。所有的媒体那晚只拍到了朴志训一个人挂着营业十足的微笑坐在下面给朴佑镇鼓掌的单人镜头,加之台上的朴佑镇盯着台下说着获奖感言的镜头,勉强拼了个“同框”照出来。




第二天两人看到清晨各大网站娱乐消息的推送头条都是那张拼起来的合照都翻了个白眼。朴志训拿着前一晚领到的那个水晶奖杯不重地砸了朴佑镇的肩膀,把正在吃早餐的人呛了一口,气呼呼地埋怨道:“谁让你那么早走了!”


朴佑镇不甘示弱,拿起同样的奖杯反击:“你迟到还有理了?”




朴志训不说话,鼓着脸干瞪朴佑镇,颁奖典礼本来就长达三个多小时,行程繁忙的艺人领了奖便离开或是晚到几小时都是正常的事,原本两人琢磨这么些年从没刻意躲过一方,可不知怎的却被编起越来越离谱的不和传闻,这回终于能在公开场合碰面,私下里兴奋了好几天,最后没想老天还是爱捉弄人,硬是让人隔了个舞台遥遥相望一眼。




朴志训委委屈屈的小表情一浮上脸朴佑镇就心软,急忙放下那个奖杯不知所措地去捧他的脸,朴志训轻推了一下没推开,顺着臂膀就赖近对面人怀里,“我们又要不和好一段时间了……”




“随便他们怎么编,和不和我们心里最清楚了。”朴佑镇拍了拍怀里软软闷闷的小兔子,双手把人圈起来抱住,犹豫了几秒还是主动偏头往脸颊上亲了一口。




“……今天佑镇主动亲我了欸。”


朴佑镇微不可察地红了脸,立马把朴志训推开坐回餐桌前,“吃早饭!”


“佑镇啊——不然我也亲佑镇一下好啦!”


“走开走开!”


……




谁说朴佑镇和朴志训不和了?不和还能谈恋爱吗?










02.








朴志训至今都记得第一次在那栋废弃大楼顶楼初遇朴佑镇的场景,他并非出道即爆红,小公司的策划和资源差了别人一大截,出道日期又正撞上一个大势男团回归,最后成绩只能用惨烈形容。




彼时朴佑镇还没在漫长的练习生涯里熬出头,偶然一次深夜从公司回家的漆黑夜路上鬼使神差地踏上那栋废楼,却意外收获了无比美妙的星火点点夜景,吹着风一坐便是半小时的放空。




朴佑镇没想过这个废弃的天台还会有另一个人的出现,正如朴志训推开半锈铁门盯着那一头被夜风吹得肆意飞舞的红发时一样的迷茫表情。




“不…不好意思,打扰了。”朴志训当是这个天台属于哪帮人的领地,见有人坐着转身便想走,没想刚扶上门把手就被喊住。




“不是的!”朴佑镇匆匆起身,额前碎发被吹到另一个方向盖住了不少视线,直觉驱动着他把这个穿着纯白卫衣的男孩儿留下,“这里夜景不错……我也是今天第一次上来的。”




朴佑镇不知如何说才能让朴志训信他不是个坏人,挠挠头从包里摸出来了一罐糖,递到面前,“你吃薄荷糖吗?”




“恩?”


朴志训转过头来,一步步走到朴佑镇面前,红发男孩儿看上去表情又局促又害羞,愣愣地盯着面前好看的过分地男孩,风把穿着白卫衣男孩儿的眼角和鼻子都吹得有些红,他笑了笑就接过那罐糖,“好啊。”




所以这大概是一罐薄荷糖结的情,朴佑镇絮絮叨叨地讲着这几年练习生生活的无尽枯燥,朴志训感叹着刚出道的solo男歌手种种艰难,末了双方名字都未知。




这样的赏景谈心日子断断续续过了近两个月,那栋废楼在最后还是等到了要爆破重建的一天,朴佑镇的那罐薄荷糖也不知不觉见了底。




最后仅剩的那颗糖被朴佑镇塞进了朴志训嘴里,他咬着糖看着面前的红发男孩儿终于露出两个月来最开心的表情对他说:“我可能快要出道了。”




薄荷糖说到底还是糖,凉苦的味道最后还是被舌尖尝到的大片甜味盖过,朴志训脑子一热就凑近吻住了朴佑镇,闭着眼分享了他尝到的仅有甜味,他感觉到自己眼皮和攥紧的手都在发颤,心脏也跳的厉害,分开后才抖着声说道:“恭喜啊,熬到头了。”




朴佑镇站在原地愣了好久好久,僵着身体没有答话,大概过了一分钟又突然猛拉过朴志训的手扣进指尖,盯着那双藏有万千星光的眼睛认真道:“我们一起,无论如何,我们一起。”


“经的苦受的气一定要站到更高的地方亲自还回去。”


“你能做到的,我信你。”


“让无数人来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一时间朴志训只觉心止如水,背后无数高楼灯光车流夜景通通只剩下了面前这个人,他也忘了动弹,只把手扣紧几分,红着眼又哭又笑,“好,一起,我们一起。”




那是朴佑镇出道前最后一次见朴志训,往后他再也没有空闲可以在一个废弃楼顶独自放空自己的机会,更没有再遇见过突然闯进他片刻安静世界里的人。










03.








在满街宣传屏幕上再见到朴志训已经是一年多后的事了,朴佑镇刚发行了第二张专辑,挤进近年solo男歌手最好成绩之列,保姆车快速经过路边一块块电子屏,那个对着镜头撒娇做wink的男孩子总算是告诉他,他的名字是朴志训。




那他知不知道我的名字呢。


朴佑镇摸着鼻子有些难为情地在心里想着。




媒体都道两人从未同台,其实两人不过是在最早的一场颁奖礼谢幕时刻分别站在了舞台的最边两侧,近景镜头切不到两人同框,远景只有两个模糊的身影。唯有那两个人自己心里明白,二十几米宽的舞台无论隔了多少人,视线不约而同撞到对方时,他们还是那个曾经在废楼楼顶分享一罐薄荷糖滔滔不绝讲故事的男孩儿们。




那是朴佑镇在大街上随处可见朴志训代言广告后的一周,朴佑镇的眼睛不会骗人,他在后台找到朴志训的时候眼神就没有半分偏离,论出道先后他理应上去问候一声前辈,站在原地踌躇之际,一拨人换完衣服离开,那个小更衣间里就剩了他们两个人。




那个男孩儿带着笑就晃到了他面前:“佑镇呐——”拖着音,软又黏。


朴佑镇惊讶地抬头盯着他,眼神从不知所措立马变成了无法掩饰的喜悦:“你知道了。”




“所以佑镇啊,我做到了吗?”


我做到了吗?朴志训这一年多来好像就在等这个机会,见到朴佑镇,问他我做到了吗?做到曾经他说的最后一句话,那个听起来有些天方夜谭的约定。




朴志训背着手带着小心又期待的眼神望着朴佑镇,耳边全是自己擂鼓的心跳声,不可抑制地想起他曾经主动要来的那个满是薄荷糖味的吻,然后他听到了那两个字:


“志训……”




朴佑镇做了个深呼吸,抬手摸着他的脸,盈着泪有些发颤却依旧笑着,“我还知道我和你同姓,还知道我和你同岁……”




眼泪倒是朴志训先掉下来,他拉着朴佑镇的手,塞了小罐很轻的东西在手心,铝壁被他手心的温度触地一片温热,是一罐薄荷糖,一模一样的薄荷糖。




“我吃光了你的糖,这个算补偿了。”




朴志训脸颊一片绯红,没想那罐糖又被朴佑镇塞了回来,“明明是一起吃光的,所以这个……也一起吧。”


正直的男孩儿也红了脸。




“我们一起。”


“好。”










04.








飞机飞了多久朴志训就睡了多久,要不是被经纪人推醒他怕是要深度睡眠。下飞机前朴志训没有忍住又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未读消息多了几十条,置顶的那个对话框挤满了短消息:


「门票给你留了一张,这回来不来?」


「你几点的飞机?」


「噢……我看到你的送机图了」


「今晚想吃什么,我今天休息」


「下飞机前加一件衣服今天降温了」


「在家等你」


……




朴志训没有忍住笑,好心情藏都藏不住,快速敲了回复:我到啦!


想想觉得不够又补了一句:佑镇想不想我啊?


那头秒回:想你个头[怒]




朴志训还没把‘可是我想佑镇了’给发出去,那头又来了一条:回到家你要是没有围围巾你就死定了。




“今天没有别的行程了,等会儿你要去哪里?”解着安全带的经纪人正好在一旁问道,他转头就看见捧着手机发着呆的艺人。




“志训?”


“啊……?”




“当然是回家啊。”


眼波流转,皆是笑意。




是他和朴佑镇的家啊。








FIN.






搞完这篇觉得娱乐圈AU真有趣啊……溜了溜了!







评论
热度(601)

© 天暗下來你就是光 | Powered by LOFTER